我是厦门人
    海沧路灯站站长赵喜臣:十六年如一日甘为城市掌明灯

      赵喜臣和他的同事们一起保障厦门夜景。

      及时修好路灯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    【名片】

      赵喜臣,57岁,黑龙江人。市公路局桥隧维护中心海沧路灯站站长,到市公路局桥隧维护中心工作以来,几乎年年被评为优秀员工。

      一盏、两盏、三盏……随着夜色的降临,厦门各条主干道上的路灯渐渐点亮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回到家中,而有一群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——他们就是常年守护着路灯、负责城市夜晚照明维护的路灯养护工。

      赵喜臣就是其中一位。夕阳西下,他身着橘色工作服,沿着路边几十步一停,仔细检查路灯的运维情况,直至深夜。自从16年前从老家黑龙江来厦后,赵喜臣一直在市公路局桥隧维护中心海沧路灯站工作,十几年如一日,“基本没准点吃过晚饭,加班加点、值班轮守、紧急抢修倒是家常便饭。”赵喜臣说。

      有人说,路灯的“亮灯率”,代表着一个城市管理水平和文明程度的高低。市公路局桥隧维护中心介绍,目前该中心管辖路灯超过14万盏,厦门会晤将在9月召开,像赵喜臣这样的“路灯人”,正在全力以赴,用一盏盏明亮的路灯,点亮厦门的夜空,守护每一个夜归人。

      每一盏路灯

      都像是他的孩子

      守护好厦门的每一盏路灯,让这个城市的夜晚能如白昼一样光明,是赵喜臣这样的“路灯人”的职责,也是心愿。

      “看到路灯都齐刷刷地亮着,人们在路灯下散步行走,我心里就特别舒服,觉得很有成就感。”赵喜臣一脸自豪地说,“每一盏路灯,都像是我的孩子,哪个不亮,我比谁都着急。”

      不过,照顾这些“孩子”,让赵喜臣经常腰酸背痛——不分昼夜地在路上巡查、维修路灯,铁锤、铁锹整天不离手,每天都是“负重行军”;一旦发现路灯不亮就要检查线路,低头“撅”在坑里久了,腰都直不起来;有时还要坐上十几米高的路灯车,开展危险度较高的高空作业。赵喜臣的那双手,虽然有绝缘塑胶手套的保护,但还是疤痕累累,布满老茧。

      每年春节

      他基本都在厦门值班

      1778盏,这个数字,赵喜臣了然于心——从兴港路到马青路,再到翁角路,这些年随着城市化的高速发展,海沧路灯所负责的区域面积也在不断增加,管辖路灯数量也逐年攀升。

      繁重的工作让赵喜臣很少有假期,尤其是每年春节,他基本都在厦门值班。“印象最深刻的是2010年春节,除夕那天下着雨,我巡查到兴港路附近,发现约莫一公里的路灯不亮,整条路一片漆黑。”赵喜臣回忆,“我赶紧叫上司机蔡师傅,一起维修。那天特别冷,雨还一直下,修好的时候,整个身子都快冻僵了。”

      那个除夕夜,赵喜臣回到路灯站时,年夜饭早已冷掉,他的妻子赶紧用微波炉热了热。即便如此,赵喜臣还是吃得很满足——路灯及时修好了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    每个新员工

      他都不厌其烦教导

      作为路灯站里的“老人”,赵喜臣既当站长又当师傅,对于每个新来的员工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教他们:“修灯的时候,安全布控要做到位”、“为了安全起见,摆路标尽量摆远点,若要真有什么事,也有个回旋的余地”……

      不仅“传帮带”,赵喜臣还带头冲在前,做表率。去年“莫兰蒂”强台风后,全市半数路灯被损坏,不少路灯更是被连根拔起。赵喜臣和站里的同事,一忙就是三四个通宵,吃饭休息基本都在一线。站里的一位年轻人说,赵喜臣不仅传授技术,还教他们如何做一个有责任心的人。

      厦门会晤即将到来,赵喜臣每日的工作更繁忙了。现在,市公路局桥隧维护中心的工作人员,正在对所有路灯状况进行“地毯式”排查,确保在厦门会晤期间,为中外来宾展示更完美的厦门夜景。

      文/本报记者 徐景明

      通讯员 张薇

      图/市公路局提供